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柔如初的博客

温婉春水绕花身,柔枝娇娆出微尘,如幻仙子下凡爱,初迎朝阳晚抱星。

 
 
 

日志

 
 

(引用)对不起,我爱你  

2009-08-22 18:47:55|  分类: 美文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我是一只鱼对不起,我爱你

                            对不起,我爱你 - 我是一只鱼 - 我是一只鱼的博客

 

        日前,台湾著名音乐人陈升出新书《9999滴眼泪》,刘若英给他写推荐序,看得人泪湿。。。

        刘若英是我比较喜欢的少数明星之一,不只因为她的才气,主要是她的歌,可以直抵心灵吧。都知道她和陈升纠缠多年的绯闻,那般情深,又那般无望。没想到,通过这个序,那个一生“极端又模糊”的特别陈升,浮出了温暖大叔的形象,让人也期盼80岁时的刘若英和90岁的陈升在树顶遥遥相望的样子。

        一时唏嘘。

        几乎每个女人的生命中,都会有这样的大叔情结吧?或许你的生活中也曾出现这样的大叔。他们体贴、温暖、宽厚、隐忍,目光里洋溢着爱意,容忍你的小缺点,包容你的小任性,在你快乐时陪你不矜持地大笑,在你流泪时安抚你的伤口,在你委屈时把你揽在怀里,在爱你时吻你的发丝。。。

        他可以吃你吃剩的半碗饭,他可以接过你嘴里嚼不动的筋骨,他在你吃海蛎子时撬好蛎壳递给你,他去果园时会给你带回一个又大又红的苹果,他在你生病时脱下外套包着你,他在你切了手指疼得不能入睡时整夜陪着你,他在你想独自出游时,替你关好车门,微笑着说:去你想去的地方,不要害怕,他整天地穿着你给买的衬衫。。。

        他不介意你是否想着他,去看他,他如一日地关注你窗前的灯光是否亮着,然后默默转身,不介意留给你孤独萧瑟的背影。。。

        你在他面前,可以是任性的荆棘,可以是依人的小鸟,可以傻笑,可以流泪,可以耍赖,甚至可以发脾气。。。你可以拿着不爱吃的饭菜,对不知情的他说“今天中午我们换饭吃好不好”?可以在散步累了的时候,对他说“你背我一段好么?”。

        你在天冷时把冰冷的手放进他的裤兜掌心里,你在他肩头痛哭时鼻涕泪水弄他一衣服,你躺在病床上时会脆弱地给他发短信,你夜晚在无人的海边会渴望和他一起倾听涛声, 你烦躁时望着天空跟他说话,你生气时挂断他的电话不回他的信息。。。

        他或许大气、霸气,他或许诗气、剑气,但在你面前,他就只剩下柔情、柔肠。别以为大叔是糟老头,只能停留在神交。大叔只是一种心理上的概念,他和年轻男孩其实不在于硬件差别,而在于快餐遍地、年轻男人与你交往直奔主题的年代,大叔具有更可贵的品质。

         如果你是那种看起来时尚实则传统的人,执著于老一辈人的爱情方式,那么和生于五六十年代的大叔交往,可以体验一种复古的爱情。站在世纪这头的你,可以率性地享受着大叔的“形散神不散”,说:对不起,我爱你。。。

 

     附:                  陈升《9999滴眼泪》推荐序:  给九十岁的你  

                                                                      刘若英

        很久不见了,我不会自讨没趣的问你最近好不好,因为你的答案总是“活着吧!”在这个不耻“冷笑话”的年代,还能坚持这么幽默的冷言冷语,你应该也算奇葩。
  
  我想即使到了九十岁,你应该还是跟现在一样,像个长不大的小老头,有点愤世嫉俗,满头银发,却还穿着短裤拖鞋自以为游走在不知名的星球吧。
  
  还记得你早当年奋力写书的模样,在光复南路的一家小店里,一壶茶,一包烟,握着笔一个一个字的写下。然后固定在傍晚时,身为助理的我去接你,前往录音室,再帮你把一张张的文字打进计算机里……这样的画面,好像是陈年旧事,也彷佛是历历在目的昨天。
  
  自从你传讯息来要我写序之后,我就陷入恐慌,这怎么写啊?我们之间说什么都是多余的。或者就像你说,你决不再为我写歌,因为你已不懂我。我想,可能我早也不懂你了。而这些不懂其实才是真懂得。然而我只要求,如果这序真能帮你多卖两本书,下次我出书时,你也欠我一篇序。
  
  有时我很恨,为什么我的人生到现在还必须跟你的名字扯在一起,但也许我应该感恩,像「奶茶」这样的名字,也只有你想得出来。朋友从西藏回来,说我的歌大街小巷听的到,因为高原同胞天天要喝奶茶,赞叹我的名字取的好。(很冷,但这绝对不是笑话。)
  
  某些人,在你的生命中经过,留下痕迹,有些是鲜明彩色,有些是灰暗黑白,奇怪的是,不管什么时候的你,都让人觉得既极端又模糊。长时间跟你共事的我,清楚知道你是故意的,而且乐此不疲。离开你的人离开了你,因为知道你是故意的;留在你身边的人留下来,因为清楚你乐此不疲,但是没有一点心机。
  
  大多数人都只看见你放荡不羁,自我中心。这我倒可以帮你澄清。如果你真只是他们想的那样,你不会十数年孜孜不倦,笔耕写歌。如果你真是那样的,不可能长久维持平静而甜美的家庭生活。想起有一天你喝醉了,我开着车送你跟箫言中回家,途中,你突然惊醒大叫, 要言中去便利商店买两颗茶叶蛋跟一个三明治。言中问你:“阿升,你还吃得下吗?”你迷蒙中回答:“夫人交代,买回去给儿子的早餐。”那个倜傥潇洒的陈升不见了,这一个陈升有些扫兴,但这才是你最应该引以为傲的陈升!
  
  你的确在我生命中扮演了很多角色,我爸爸说了,你住院那时,某个黄昏他独自去看你,坐在病床边,只跟你说了一句:“谢谢你代替了我的角色,比起我,你更是一个称职的父亲。”
  
  你最爱问我:“你快乐吗?”在我离开新乐园后的第一张唱片完成时,我拿着热腾腾的新歌要你听,电话里的你说:“我不用听,你只告诉我,唱这些歌,你快乐吗?如果快乐,那就够了!”我知道你是故意的,是老招。但到现在为止,工作中,虽难免会做一些妥协的事,唯有唱歌,师父的话,我谨记在心。
  
  你说过,大树要在天空交接相会才有意思,那时你的意思是说,我还是颗小苗,别老依附着你,要我自己学着长大!嘿嘿,你总会有九十岁的时候,我也会有八十岁的时候,到那个时候,我不奢望我的树长的比其他人高,也不需要长的跟他人一般高,我只确定,我的树顶能遥遥见的着你的树顶就够了。

                                                               

                                             

 

温柔后记:(因为喜欢鱼儿的这篇文字,所以转过来收藏,谢谢鱼儿)

        喜欢刘若英,是从她的歌开始,“我从春天走来,你在秋天说要分开,说好不为你忧伤,但心情怎会无恙...”那甜美的歌声曾几何时一度成为我们一众喜飚歌的女孩的主打必选曲目。

        接着,看了一部她做女主角孙红雷做男主角的《粉红女郎》的电视剧,一个傻傻的可爱的女孩子孜孜不倦地追求爱情的形象被她刻画得入木三分,一直很少去追电视剧的我突然就喜欢了她,这个多才多艺的邻家女孩会让人某时某刻鼻子霎时一酸某些无名的东西在眼眶边打转......

        或许,喜欢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吧......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