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温柔如初的博客

温婉春水绕花身,柔枝娇娆出微尘,如幻仙子下凡爱,初迎朝阳晚抱星。

 
 
 

日志

 
 

【转载】龙应台:目送  

2013-03-28 13:22:22|  分类: 美文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wenli007《目 送——龙应台》

                                                                    目       送——龙应台 - wenli007 - wenli00007的博客

 
           华安上小学第一天,我和他手牵着手,穿过好几条街,到维多利亚小学。
         
九月初,家家户户院子里的苹果和梨树都缀满了拳头大小的果子,枝桠因为负重而沉沉下垂,越出了树篱,勾到过路行人的头发。

       
很多很多的孩子,在操场上等候上课的第一声铃响。
       
小小的手,圈在爸爸的、妈妈的手心里,怯怯的眼神,打量着周遭。他们是幼稚园的毕业生,但是他们还不知道一个定律:一件事情的毕业,永远是另一件事情的开启。

       
铃声一响,顿时人影错杂,奔往不同方向,但是在那麽多穿梭纷乱的人群里,我无比清楚地看着自己孩子的背影──就好像在一百个婴儿同时哭声大作时,你仍旧能够准确听出自己那一个的位置。

        
华安背着一个五颜六色的书包往前走,但是他不断地回头;好像穿越一条无边无际的时空长河,他的视线和我凝望的眼光隔空交会。我看着他瘦小的背影消失在门里。

       
十六岁,他到美国作交换生一年。我送他到机场。
       
告别时,照例拥抱,我的头只能贴到他的胸口,好像抱住了长颈鹿的脚。
       
他很明显地在勉强忍受母亲的深情。

        
他在长长的行列里,等候护照检验;我就站在外面,用眼睛跟着他的背影一寸一寸往前挪。终于轮到他,在海关窗口停留片刻,然后拿回护照,闪入一扇门,倏忽不见。
       
我一直在等候,等候他消失前的回头一瞥。但是他没有,一次都没有。

        
现在他二十一岁,上的大学,正好是我教课的大学。
        
但即使是同路,他也不愿搭我的车。即使同车,他戴上耳机──只有一个人能听的音乐,是一扇紧闭的门。
        
有时他在对街等候公车,我从高楼的窗口往下看:一个高高瘦瘦的青年,眼睛望向灰色的海;我只能想像,他的内在世界和我的一样波涛深邃, 但是,我进不去一会儿公车来了,挡住了他的身影。车子开走,一条空荡荡的街,只立一只邮筒。

       
我慢慢地、慢慢地瞭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我慢慢地、慢慢地意识到,我的落寞,彷彿和另一个背影有关。

       
博士学位读完之后,我回台湾教书。到大学报到第一天,父亲用他那辆运送饲料的廉价小货车长途送我。到了我才发觉,他没开到大学正门口,而是停在侧门的窄巷边。卸下行李之后,他爬回车内,准备回去,明明启动了引擎,却又摇下车窗,头伸出来说:「女儿,爸爸觉得很对不起你,这种车子实在不是送大学教授的车子。」

       我看着他的小货车小心地倒车,然后噗噗驶出巷口,留下一团黑烟。直到车子转弯看不见了,我还站在那里,一口皮箱旁。

        
每个礼拜到医院去看他,是十几年后的时光了。推着他的轮椅散步,他的头低垂到胸口。
        
有一次,发现排泄物淋满了他的裤腿,我蹲下来用自己的手帕帮他擦拭,裙子也沾上了粪便, 但是我必须就这样赶回台北上班。护士接过他的轮椅,我拎起皮包,看着轮椅的背影在自动玻璃门前稍停,然后没入门后。

         我总是在暮色沉沉中奔向机场。

        
火葬场的炉门前,棺木是一只巨大而沉重的抽屉,缓缓往前滑行。
        
没有想到可以站得那麽近,距离炉门也不过五公尺
        
雨丝被风吹斜,飘进长廊内。我掠开雨湿了前额的头髮,深深、深深地凝望,希望记得这最后一次的目送。

        
我慢慢地、慢慢地瞭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007后记:看了这篇短文,不由从心底里感慨和心疼。孩子一天一天长大了,却一步一步的离我远了。也罢,我,也是到送别父亲时,才知道后悔和心痛。



        温柔后记:

        “火葬场的炉门前,棺木是一只巨大而沉重的抽屉,缓缓往前滑行。

        没有想到可以站得那麽近,距离炉门也不过五公尺 
        
雨丝被风吹斜,飘进长廊内。我掠开雨湿了前额的头髮,深深、深深地凝望,希望记得这最后一次的目送。”

       龙应台的这段文字,让我想起了最后一次目送父亲离开的情景。
       父亲躺在冰冷的棺木,沿着自动输送带缓缓地被推进一个巨大的炉门里,一个面无表情的中年男人,轻轻把炉门关上,然后示意控制室那头按键,那一刻,我仿佛能感受到红红的火焰,一下子就把冰冷的棺木吞噬了。
       那是对父亲最后一次的目送,已经没有背影可以告诉我:不必追。
       泪水肆无忌惮的滑落面庞,我庆幸我是个女子,即使我再怎么流泪,也终究没人会说那句“男儿有泪不轻弹”。一旁的弟弟却只能强忍泪水。
       一小时后,那个面无表情的中年男人叫家属收骨灰。我和弟弟挑出大部分的骨灰和一些零散的骨头,轻轻装入已经选好的骨灰盒里。骨灰盒上刻着父亲的名字和贴着他的照片。
       我知道,若干年后,我也必然会和父亲一样,长眠在类似的冰冷的木质或者瓷质的器皿里,和我爱的人阴阳两隔。


       又到清明了,特别想念爸爸,不知道天堂里的您是否安好?
       懂得珍惜的时候,一转身,就发现背影没有了,那个以前天天打电话问我回不回家吃饭我却嫌烦的男子,您在天堂里依然爱我么?真的特别特别想吃您煮的菜。以前总喜欢站在您身边偷师,学煮菜,您会教我一些小小的窍门,幸好我当时学了一些,对我现在的厨艺还是有很大帮助的,但是,我依然还有许多没来得及学啊,您能不能找个晚上,进我梦里教我呢?好久没和您聊天了。
       亲爱的爸爸,我和某人一切都好,爱情如意,工作顺心。妈妈身体还好,节目还是那么多。弟弟和弟媳依然和以往一样那么恩爱,一切都很好,只是弟弟这段时间工作特别忙也特别累,真难为他了。
       爸爸,很想问问您,那些有月无星的夜晚,您住的那颗星星躲哪去了,我抬头怎么也找不到,好想好想您。。。

       
【转载】龙应台:目送 - 温柔如初 - 温柔如初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